您所在的位置:康巴传媒网 >> 新闻 >> 党政要闻 >> 浏览文章

生命,在积劳成疾中定格

甘孜日报    2019年06月04日

追记甘孜州优秀共产党员、甘孜县贡隆乡夏拉卡村原第一书记马伍萨同志(上)

图为马伍萨同志(左二)向州农牧农村局工作组一行汇报驻村工作情况。

◎本网记者 田杰 谢臣仁 马建华 文/图

5月31日下午,在甘孜县贡隆乡夏拉卡村,23位村民围着白塔,一圈圈不停地转着,他们正在以藏区传统的方式悼念一位18天前故去的年轻人。

这个人名叫马伍萨,是州农牧农村局农机推广服务中心助理工程师、甘孜县贡隆乡夏拉卡村原第一书记。马伍萨,彝语意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然而,5月13日19时,这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却因突发疾病医治无效,而将生命定格在了38岁。

5月21日,州委追授马伍萨为“甘孜州优秀共产党员”。“忠诚为民、担当尽责、忘我工作、无私奉献,马伍萨同志是优秀的共产党员,是全州扶贫干部的好榜样。”州委书记刘成鸣饱含深情地说。

斯人虽去,音容犹存。以身许党,以心许民。那个主动请缨奔赴脱贫一线的年轻人、那个和藏地农牧民像石榴籽般心手相牵的彝族兄弟、那个终其一生致力于服务农业农村农民的共产党员、那个创新“三个一”工作法带领群众增收脱贫的热心干部,把高大的身影留在奔腾的雅砻江畔,把为民的情怀留在甘孜各族干部群众的心中。

“痛,痛,痛!” 病魔无情地夺走了他38岁的生命

“不敢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下就没了,让人咋接受得了!”5月23日,贡隆乡工作人员、包村干部杨晓蓉哽咽地说。

5月11日23时40分,杨晓蓉和州农牧农村局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贡隆乡莫绒隆村第一书记朱庆在整理好已完成的全乡大部分集体经济档案资料后,对仍在忙活的马伍萨说:“马哥,你早点休息吧,明天再继续干!”

“你们走吧,我再做一会儿。”马伍萨一边应答着,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今年4月4日以来,马伍萨、杨晓蓉和朱庆三人承担了贡隆乡4个贫困村、4个非贫困村和3个专业合作社集体经济等内业资料归整工作,经过近一个月的加班加点,内业资料终于进入了最后的收官阶段。

杨晓蓉临走时对马伍萨说:“马哥,你白天在村上忙,晚上又这样连续加班,怕你身体吃不消哟!”

在办公桌前忙碌着的他回头叮嘱道:“好,你们先回去休息,我身体还扛得住哈!”

杨晓蓉没想到,这回眸相望,竟是生死永别;这温暖话语,竟成最后“告白”。

5月12日凌晨2时许,朱庆突然接到马伍萨的求助电话:“朱庆,我身上痛得很,麻烦你快点到村活动室来,接我去看一下哈!”

正当朱庆准备扶他上车时,他说:“兄弟,你再等我一下,我还没填假条!”

朱庆看到他疼痛难忍的样子,便对他说:“马哥,你还是先去看病吧,请假的事我后头帮你办。”

随后,朱庆便将他扶上了车。然而,在简单的诊治之后,马伍萨身上的疼痛仍未消除。

朱庆见此情景后,用近乎哀求的口吻对马伍萨说:“马哥,你最好还是到康定去吧,这样你既能当面向单位汇报你要建蔬菜小棚和农机培训的事,又能好好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

马伍萨远在冕宁的妻子在得知丈夫的情况后,也连夜赶往康定。12日上午10时许,身体虚弱的马伍萨在妻子沈伍资的搀扶下,来到州农机推广服务中心办公室,在递交完《关于请求帮助夏拉卡村建设蔬菜小棚和开展农机实用技术培训的请示》后,脸色苍白的他对妻子说道:“痛,痛,痛!我这辈子都没这样痛过,我们还是快点到成都去治吧!”

采访中,沈伍资告诉记者:“马伍萨原本以为他到了华西医院后,很快就能康复出院,很快就能重返夏拉卡村。”然而,他质朴而又美好的愿望,却被无情的病魔化成了泡影。13日19时,马伍萨因病医治无效,而将生命的钟摆定格在了38岁。

马伍萨驻村地海拔3410米。朱庆说,其实,到甘孜担任第一书记初,马伍萨就有高原反应,但他竟然瞒着领导、同事、朋友和亲人,咬紧牙关,一路挺来。马伍萨总是说,等这次忙完,我就请假去医院看看。

“马伍萨是积劳成疾去世的,他担任第一书记以来,几乎天天都忙碌在村里。他白天奔走在田间、地头、院落,既谋划农业产业发展,又现场培训指导‘明白人’;晚上还得承担全乡集体经济等内业档案资料归整工作,由于他字写得漂亮,70%以上的手写资料是他一手完成的。这一个多月来,每天晚上都是12点后甚至次日凌晨一两点才下班;5月9号,他觉得身体不舒服,到药店买药后,一直带病坚持工作;发病那天晚上,他在我们走后也工作到凌晨1点过。”朱庆说,这一次,他真的累倒了……

5月24日,贡隆乡集体经济档案资料高质量通过验收。朱庆和杨晓蓉在验收成功后悲喜交加。朱庆说:“马伍萨走了,带着对贫困户的牵挂走了,带着对事业未竟的遗憾走了。我们唯有像他一样,做好脱贫攻坚工作,才是对他最好的怀念和告慰。”

“忙,忙,忙!”这是他担任第一书记的工作常态

“他总在说,忙!忙!忙!这次,他是真的不用再忙了!”5月27日,记者在冕宁县大桥镇大桥村采访时,马伍萨的妻子沈伍姿望着手机上的微信,满眼噙泪,神情悲切。

手机微信上写着:“老婆,脱贫攻坚工作很忙哟!给你通话时间少了,你要理解哈!”“老婆,五一节县上不放假,我不能回来,对不起了!”“老婆,这段时间实在脱不开身,这红包你给自己和娃娃买点好吃的哈!”……

在整理马伍萨的遗物时,大家发现了一张填了一半的请假条。透过这“半张请假条”,我们可以看到,他是多想回家看望自己年迈的双亲、帮助辛劳的妻子、亲亲可爱的三个儿女,但他在填到一半时,却最终选择了放弃。

贫困户“亲戚”多了,全县摘帽攻坚的时日近了,他回家探亲的时间更少了。自今年2月18日春节放假后上班起,他根本就没回过一次家。

对因胸膜炎生病住院的父亲,他只能说忠孝不能两全;对高烧住院的儿子,他只能请孩子原谅不称职的父亲;对用瘦弱双肩扛起家庭重担的妻子,他只能充满内疚地道说感谢。他本来决定5月14日儿子生日时回家和亲人好好聚聚。不料,郑重的承诺终成天人相隔的遗憾。

忙,是马伍萨担任第一书记的工作常态。“马书记一到我们村就忙开了,大家都叫他‘忙书记’。”夏拉卡村支书普布清楚地记得,马伍萨是去年5月22日到的夏拉卡村。一落脚即“报到”“安家”,行李一撂,就循着袅袅炊烟走村串户。“马书记是个实在人,走到哪家都要掏出本子,问得仔细、记得详细。每一户的家庭情况和需要解决的困难,他全写在本上、记在心里。”

几天下来,马伍萨风风火火的身影成了村子里的一道“风景”,哪家贫困户的娃该上学了,哪家有子女要外出打工了,哪家有上了年纪的“病号”……马伍萨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就这样,他用从不停顿的脚步,一步一步走进了群众的心坎,也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历程。

“马伍萨确实很忙,但从不瞎忙,而且还真忙出了名堂。”贡隆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洛绒伍登对马伍萨十分佩服。到村不到一个月,他就创新推行“三个一”工作法:每月10日,召开一次党员干部会议,会商研究决定村上大事要事;每月20日,组织一次党员干部集中学习,提升综合素养致富本领;每月30日,开展一次党员干部义务服务活动,增强服务能力职责意识。育强“领头雁”,拓宽“新出路”,变扶贫“输血”为自主“造血”,他针对整村构想“集体致富经”以及贫困户制定“一户一策”的脱贫方案,让攻坚“地图”愈发清晰、努力“坐标”愈发明朗、扶贫效果愈发显现。“三个一”工作法很快在全乡得到了推广。

甘孜县甘孜镇寺管所工作人员阿苏小军是马伍萨好友,他在接受采访时泪流满面地说:“每次约他吃饭,他总是说工作太忙不好意思,改天再聚,现在他终于不忙了……”

马伍萨去世“回家”后,沈伍姿将他的手机关机了并放在抽屉里,她只想让曾经忙碌的丈夫从此不再受打扰而好好休息。





  • 上一篇:“重走十八军进藏路”活动总结座谈会在康举行
  • 下一篇:我州7条山地轨道交通项目进入四川拟建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