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父系部落-康巴历史-康巴传媒网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传媒网 >> 文化 >> 康巴历史 >> 浏览文章

探秘父系部落

成都辐射走天府(甘孜线)    2013年11月04日

    金沙江在这一段是川藏间的天然界河,江对岸是西藏,江这边是四川。
    湍急的江水和横断山脉的崇山峻岭,将这一地区与外界隔开。千百年来,白玉山岩人的马儿没能走出这片大山,或许山岩人也无意走出。
    山岩的一半为白玉县所辖,保留着据说是金沙江上游最大的一片原始森林。即使在白玉县城,说起森林那边的山岩,仍传说纷纭。有人说山岩民风强悍,民居都是碉堡,密布了望孔和枪眼。
    山岩最为神秘的是"戈巴"组织。
    有一个曾为"戈巴"头领的人,名叫吉珠,已经有60岁了。从衣着打扮看他与普通山岩人丝毫无异。他所在的下哥"戈巴"有100多户,分布在四川白玉、巴塘、理塘和西藏贡觉等县,是山岩地区较大的一个"戈巴"组织。吉珠说,在下哥"戈巴",头领的产生是大家推举办事公道、精明能干的人担任。平时,头领并无什么特权。财富分配上与大家平等,只是在打仗时才能拥有指挥权。遇到纠纷时起个调解、仲裁的作用。
    吉珠不讳言,山岩地区解放前械斗频繁。械斗的主要原因是世仇,其次还有婚姻、草场纠纷等。械斗中的战死者必须火葬,骨灰一般和泥巴放入麻呢中,也可撒入江中或鲜花盛开的草原、风景优美的悬崖下。除了火葬,山岩尚有土葬、水葬等,奇怪的是这里不存在藏区最为普遍的天葬。在山岩,我们了解到以前前所未闻的是树葬。13岁以下的小孩夭折后,先将小孩的尸体捆牢,再放入刚能装下尸体的木箱中,然后打卦找个吉时吉地,再挂到大树枝上。树葬一般都挂得较为集中,远看好像一个个蜂桶。
   "戈巴"组织基本上是个男人世界,妇女没有什么发言权,一般也不能参与战事,除非敌人打倒家门口。在"戈巴"内部,妇女的地位十分低下。解放前,地位低到生小孩只能把牛圈当产房,并且生产其间还不得靠近火塘、厨房。生产后数天可以搬回屋内时,也只能找个角落,一般得孩子满月后才能搬回原来住处。女孩子的婚姻一般是由父亲做主,"戈巴"头领拥有最后的决定权。在本"戈巴"内部,严禁通婚。女人出嫁后,如果连着生下二三个女孩,那么丈夫就有权再娶一个妻子。
     据说,白玉"戈巴"大的上百户,小的仅有七八户,但都一律平等,各自独立,既无主从之分,也无统属关系。"戈巴"内设有固定的首领,遇事由辈份最高的长者临时召集成员讨论。如需集体行动,则由众人临时推举头目。土地、牧场、农具等所有生产资料一律公有,狩猎中所获猎物,无论多少也平均分配;女人只能尽到"戈巴"一分子的义务,不能在"戈巴"会议上议事,也无权继承产业;每个"戈巴"成员每年必须对祖先灵位发誓一次,表示要忠于"戈巴"的整体利益,不泄露机密;每个男性成员在成家前,都必须背诵"家谱",直到滚瓜烂熟,方许结婚。目前,对于山岩这个尚保留着较完整父系社会遗存的地方,较深入、系统地研究尚未真正开始,太多的空白需要填补。
      多杰是夏锅"戈巴"的头领,有50多岁。这个拥有50多户人家的"戈巴"有3个头目,但都比他小,多杰是最大的一个,拥有绝对的发言权。多杰当上夏锅"戈巴"头目,是上代头领、他的叔叔白玛仁青指定的,而更上一代的头目则是白玛仁青的父亲琼钟。
     夏锅"戈巴"全体成员之间的联系,主要通过二次聚会来进行。一次是7月初的宗果神山聚会5天,"戈巴"全体成员进行赛马、赛跑、摔跤、拔河,优胜者给予奖励;另一次是11月在头目家中,居住遥远的每家要来一人,近的除留下看家的以外全部集中,大家摆酒席、唱歌、跳舞,谈古论今后,由多杰做本"戈巴"的总结,宣讲形势,处理纠纷。
    夏锅"戈巴"规定,内部之间吵架一次罚款200元,打架一次罚款600元,由无理的一方交付有理的一方。聚会的开支大家分担,由多杰视各家经济收入情况指定应出数目。多杰的头目地位虽有世袭成份,但无经济特权。他说,夏锅"戈巴"内不存在摊派的事,我日子过得不好时,"戈巴"内其他人会主动资助一些。
    多杰说,山岩"戈巴"的人全是从西藏阿里地区来的。目前,山岩各个"戈巴"总共有一两万人。
 
  
 
  • 上一篇:州歌舞团赴理塘演出
  • 下一篇:巴塘年俗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