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巴山歌的韵味-康藏文化-康巴传媒网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传媒网 >> 文化 >> 康藏文化 >> 浏览文章

康巴山歌的韵味

藏人文化网    2013年12月19日

    康巴山歌音域宽阔舒展,节奏自由随意,旋律优美跌宕,有“云的飘逸,风的潇洒”,人们称之为“康巴昂叠”(康巴华彩性的山歌)或“康巴昂任”(康巴长调)。而山歌中特殊的韵味——昂叠就像被风吹打的经幡,落在石头上的珍珠,成为旋律的装饰和美化,与旋律融为一体,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韵味和浓郁的地方风格,给人一种无限的时空和坦荡的感受,具有一种回肠荡气、余音绕梁的艺术效果,反映出康巴人独特的艺术审美力。昂叠,指乐器常规的一种技法,如竹笛、甲令(藏式大唢呐)等乐器在演奏时运用自由、随意、华丽的装饰音的奏法,后借用在山歌演唱上,指对气息的控制和对泛音、装饰音运用的一种演唱方法。
     华彩性昂叠
     华彩性昂叠是康巴山歌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它是把一些短时值乐音密集组织,依附在旋律的本音上,形成华彩运动,增加旋律的色彩和流动感。康巴山歌音高字少腔长,加之密集性的乐音,歌声仿佛随风而去,随风而上,讲究自然、流畅、连贯,多变而不做作,灵活而不娇纤。民间有这样的比喻,要像“鹰翔长空,风过江面”。康巴山歌形成这种风格,除了他们生活的特殊环境外,与他们平时精神上的追求和采用的表达方式有着一定的关系。
     在山歌中华彩性昂叠出现的位置不同,往往造成不同的意境和不同的艺术效果,如出现在长音之前,有一种悠远、飘逸之感,仿佛那变换无穷的江河;如出现在长音之后,更觉开阔、坦荡、豁达,仿佛置身草原,仰望轻盈的白云、放眼起伏的群山。
     连续式昂叠
     在山歌中连续式的昂叠没有固定的位置,比较自由、随意,是歌手根据气息的控制与声带张力配合而发出弹动的同度音,要求发音灵巧、清脆、有弹性,民间把这种唱法形容为“垛疏递相”,意思是石子落在石板上,因为它时值短、随意性强,很难准确地记录。这种连续装饰唱法比卫藏、安多地区山歌中的“缜固”显得更轻巧、透明和自然。它的速度是根据旋律速度的变化而变化,由歌手自己处理,有些地方的装饰音速度稍慢,和华彩性旋律的区别在于华彩性旋律相对比较固定,速度比较统一,比较容易演唱。长音中的连珠装饰是康巴山歌韵味最浓的地方,它的艺术效果近似蒙古民歌中的“潮尔”,要有沸粥滚动的感觉,而连珠式要求有“玛莫巴君”的感觉。
    装饰音式的昂叠
    用同度、二度、三度音为旋律的装饰,在康巴山歌中是很普遍的,也是昂叠演唱中的重要手法之一。只有甲令是惟一的演奏旋律的乐器。演奏中采用民间竹笛、牛角胡的演奏方法,一是用大量加花的方法对旋律进行装饰,二是为了便于装饰采用竹笛上用变徵(#Fa)装饰的方法,出现半音和大三度的装饰,既丰富了旋律又起到扩充旋律的作用。民间常用甲令的昂叠来比较、衡量歌手水平,水平高者会得到“唱出来的山歌就像甲令的昂叠”的好评。每一个歌手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装饰方法和装饰风格,比如装饰音的组合、时值、数量等,各种装饰音的运用,对山歌起到一种锦上添花的作用,使之充满活力。
     昂叠的多变性
     山歌是自由的,不固定的,不受节奏、时值、场合的约束,昂叠有很大的随意性和伸缩性,它依附在旋律上,同样不受约束,这给歌手一个充分发挥的空间和再创作的领域,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特色和兴趣,尽情地演唱,尽情地发挥,因此不同的歌手演唱同样的山歌,会唱出差别,即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演唱也不尽相同。这些不仅展示了歌手的演唱技能和风格,也丰富和发展了康巴山歌的旋律和昂叠。初次接触山歌的人,在被优美、飘逸、浪漫的山歌深深吸引之余,不免感到歌手太随意,山歌缺少规律,难以掌握,但这恰恰是当地人衡量歌手的水准,听他们的嗓音是否圆润明亮,气息力度控制得是否恰当,昂叠的演唱是否流畅。在别人听来很自由、随意之处,他们觉得是有规律的,散板中有节奏,节奏中有散板,节奏感和散板性既对立又统一,两者相辅相成。
     只有听到牧民们的演唱,才知道什么是满足和陶醉,什么是自信和从容,感到在广漠的高原上,只有山歌才能展示他们粗犷、豪放、多情的性格,也只有昂叠才能抒发他们丰富而浪漫的激情和对生活的热爱、对自然的眷恋。这就是康巴山歌特殊韵味所在,也是康巴人喜爱山歌喜爱昂叠的缘故。

  • 上一篇:歌舞
  • 下一篇:《康定情歌》在马岛掀起思乡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