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传媒网 >> 文化 >> 康巴人文 >> 浏览文章

1905川边近代史的一个节点

甘孜日报    2018年04月13日

巴塘“凤全事件”始末(一)

      有“塞外江南”美称的巴塘,是康巴地方著名的历史名城。世纪初那场影响川边历史进程的“凤全事件”,就发生在这里。

     ■龚伯勋 文/图

     访鹦哥嘴

   1982年秋,有幸赴巴塘采访。时间虽短,可说什么也不能不去造访造访当年“事件”发生的现场,追寻那折射历史的“镜子”。

   915日上午1134分,我们便从城头的扎金顶顺沟而上。到1219分,只前行了45分钟,便来到一小坡处,欲拾级而上再往沟里拐时,一壁石刻就赫然入目,只见斗大的“鹦哥嘴”三字,竖镌其间。真是“梦里寻他千百度”,得来仅“三刻”工夫!

     紧靠“鹦哥嘴”的,便是两行从右至左、一上一下的横书巨刻:“凤都护殉节处”和“孔道大通”。它分明诏告世人,当年那埸把康巴藏区闹得个地覆天翻的大戏,便是从这里揭幕的。

    “鹦哥嘴”和“凤都护殉节处”,有如下几行题款:“大清三十一岁铁岭赵尔丰滇南马维祺率文武委员敬识於越钱锡宝”。

      原来凤全“凤都护”就是光绪三十一年三月初一(即公元190545日)在此处“殉节”的。这天,正好是清明节。

      在抄录上述史料时,我记下的日期为1982915日。距“凤都护”殉节已有七十七年五个月又十天。

在“孔道大通”四个大字旁,还有一方残破的《光绪三十四年巴塘修路记》(“四”“修”二字已破损,为笔者推断,不一定确切)中有“皇帝嗣囗三十有一载,巴首肇衅,戕我囗天使....铁岭赵公衔天子命囗即征之,戬厥元凶,事囗罢,置宣抚,议设塞外流官....”句。(“囗”为难变之字)。末尾那行“吴嘉谟撰、顺天吕绅书”的录款仍清晰可辨。

从这字里行间,不难看出,是光绪三十一年“巴首肇衅”,戕了“天使”,以致酿成震惊朝野的“凤全事件”。因之,方有“衔天子命”的“赵公”赵尔丰杀来。于是才有那埸“置宣抚”“设流官”,令康巴藏区地覆天翻的“改土归流”运动。

      高原的天,说变就变。来时还红日高照,霎时一片流云飞来,点点“白雨”撒在身上,催我收好本子,装好相机,“打道回城”。没走上几步,路人指着一旁的石壁说:“你看,上面还有枪子儿打过的印子。”果真,当年留下的密密弹洞仍依稀可见。它告诉来者,那埸拚命的搏杀,是何等惨烈!

    “巴首”何以“肇衅”?“凤都护”为何“殉节”鹦哥嘴?“赵公”怎样“改土归流”?硝烟早已散尽,“功罪”自有评说!

      临危受命

   “凤都护”者,清王朝驻藏帮办大臣凤全也,《清史稿》曾为之列传:“凤全字茀堂,满州镶黄旗人,荆州驻防。以举人入赀为知县,铨四川。光绪二年(1876年),权知开县,至则使吏捕仇开正。开正故无赖,痛以重法绳之,卒改为善。李氏为邑豪族,其族人倚势,所为多不法。凤全直法行治,虽豪必夷,以故人人惴之。”就是说他拿钱买了个“七品芝麻官”,到四川开县一上任便“铁拳”为先,人见人怕。

     随后他又在成都、绵竹、蒲江、崇庆州、邛州、资州、泸州、嘉定等州县做官,仍威风不减,“一如治开”,因而深得上司赏识,得以不断升迁,从县官做到州官。

四川总督岑春煊,是个“性严厉,喜弹劾,属吏鲜当意”的刁官,唯独对凤全亟其赏识,“一再论荐”,直至准他出银子捐了个“道员”,做了成绵龙茂道的“候补道”。

     这个“宦川二十年”,镇压过大足县余栋臣起义和四川的义和团运动,双手沾满川人鲜血,死心踏地为朝廷效力的奴才,居功自傲,骄横已极。怀宁人查骞在《边藏风土记.凤都统全被戕始末》中就说:“(凤全)与大吏论事不合,掷冠拂案起曰‘你请凤老子回家去’,大府莫与之较也。治盗能,驭下猛,鞫狱行杖,亦必自鸣‘凤老子、凤老子’云。刚愎类如此。”在朝廷目中,他算个“干员”;在老百姓眼里,则是个十足的“酷吏”。

    “西藏情形危急”、“川藏危急”,令朝廷一些大员急得坐卧不安,于是便想到了凤全这个“干员”。

     翻开卷帙浩繁的《清实录》,一查《德宗实录》,就可见到这样的记载:光绪三十年八月庚午(1904103日)“谕军机大臣等:‘西藏为我朝二百余年藩属,该处地大物博,久为外人垂涎。近日英人入藏,迫胁番众立约,情形颧测。亟应思患预防,补救筹维,端在开垦实边,练兵讲武,期挽利权资抵御,方足自固藩篱。”

     再往上看,其实早在半年多前(即327日),就曾“谕”过军机大臣等:“电寄锡良等。据会奏:‘妥筹藏务,请将帮办大臣移驻察木多(昌都),居中策应’等语。业经降旨允准。桂霖久住成都,殊属延缓,著即克期启程前往,随时会商有泰,妥筹办理。”久住成都的桂霖,看来是无法到位了。于是在光绪三十年四月乙卯(1904521日)朝廷便决定“驻藏帮办大臣桂霖以目疾解职。赏四川候补道凤全副都统衔,为驻藏帮办大臣。”

     所谓“驻藏帮办大臣”,就是朝廷派往西藏的“驻藏办事大臣”的副手。这时,“藏事紧要,迭经降旨饬令”要其“亲赴边界”与入侵的英国侵略者“妥速商议”的驻藏办事大臣裕钢,因“延宕支吾”,还“以俟有泰到任等情,藉词推诿,实属有意规避”,已“著交部议处”,由有泰接任。

    可以说,此时要这个“凤老子”去给有泰当副手,以挽川藏之危急,还真有那么一点“受命于危难之中”的味儿。

  • 上一篇:大梵天的述说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