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传媒网 >> 文化 >> 康藏文化 >> 浏览文章

遗留在318与317国道间的康巴秘境

甘孜日报    2019年11月15日

新龙县民居。

    ◎晓麦/文 新龙县委宣传部/图

     有人说,“甘孜就是一幅画,只等画中人。”这一生,一定要去一趟甘孜,去触摸最接近天的地方,去感受遥远的文明,去聆听自然的歌声,去品味原生态的美食,去寻找记忆中的风景。甘孜州有18个县(市)、两个景区管理局,不同的水土滋养出不同的风韵,有景、有人、有文、有色,千回百转,魂牵梦萦,这里有你最想到达的远方。

    2019年,甘孜州委宣传部策划推出了《甘孜,有你看得见的远方》一书,该书以个体生命与自然人文相遇和交流的方式,以生动的图文和故事记录并呈现了甘孜大地上厚重、鲜活又丰富多彩的自然人文资源,充分展现了大美甘孜“一颦一笑”的魅力。

    从本周起,《康巴周末》推出“遇见甘孜”栏目,以周末版头条的方式陆续刊发该书讲述康巴地区自然人文的相关文章,让州内外更多的读者更加深入地了解我州丰厚的自然人文资源,让大美甘孜之“美”,美美与共。

     游遍甘孜18县,必须要选出一个“康巴文化”遗存的代表,想必大多数人会投新龙一票。这里是小众旅行和新景点发现爱好者的圣地,从古羌族部落文化的延续,到康巴文化中的独树一帜……

这片土地就是“铁疙瘩”,就算已然在时代的前进中融化,但它的气质和性格,还在此间延续。

     新龙县旧时称之为“瞻对”,位于甘孜州腹心,雅砻江从北至南纵贯全境。自古以来,不论是西藏地方军队、还是清朝军队,无论是西部军阀、还是国民党军队,对于这个弹丸之地,都毫无办法。所以从历史来看,这里可称得上是一块“飞地”。作家阿来的书《瞻对》里描写到“土司他说:‘我既不做汉官,也不做藏官,靠自己的力量壮大起来,这才是我要做的官。’”这充分展现了新龙清高孤僻的性格,这也注定它是一个“铁疙瘩”,让它在历史的长河中逐渐被忽视。也正因如此,它的性格被完整的保留了下来,成为最具代表的“康巴文化”遗存。

    遗留于 318与317之间

    说新龙是康巴秘境,原因之一便是人们往往与之擦肩而过。两条国道南北平行将新龙夹在中间,南边是“中国景观大道”318国道,而它的北边是“藏区的气质”317国道。如果你曾经从这两条线路过,你可能也从未知道他们之间有着这么一个地方。在藏区的漂亮仪表和藏区的气质之间,行人大多是匆匆路过,而都未看它一眼。它就这样,在交通、文化、经济等发展中,错过了与大众千百万种相遇相逢的可能性,因而在雅砻江大峡谷中,遗落般地自由生长。

    好在近年来,随着“探秘者”越来越多,也逐渐揭开其神秘的面纱,而它更立志要从“深闺人未识”到“一举成名天下知”。从景观上来说,新龙稀释了川西乃至整个藏区的美景,雪山、峡谷、草原、森林、大江、湖泊、寺庙、特色民居……应有尽有,甚至还有“迄今为止中国藏区发现的海拔最高、区域最广的丹霞地貌”。

    从人文上来说,由于历史与地理环境的特殊性,固有的古老民族文化传统比较完整地保存下来,形成了康巴文化中独特的区域性色彩的梁茹文化。从古老、神秘、豪放且极具原生性色彩的梁茹文化中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作为康巴文化精髓的格萨尔人文精神,感悟到那种对生命价值提升的不懈追求和对世界、人生倾心关爱的至高境界。也能令人深切地体验到作为康巴文化核心的人天合一、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人文意境和神秘氛围。

    秘境初识的惊艳

    何为秘境?不是无知景点的罗列,而是隐秘于世的探寻。行未知之深,观常人之不及。从发现,到初逢,从探索,到了解。这是旅行最本初的意义,也是新龙从各种成熟的藏地旅行目的地中脱颖而出给游人的惊喜。低调却美得原汁原味的新龙,只需看一眼,便会深深地印在脑海里。

    新龙有座“财富之门”,它在卡瓦洛日神山的山口,藏语称作“孜雍琼戈”。相传,卡瓦洛日山神是苯教十三大神中的财神雍宗道杰,为福佑新龙特来此坐镇。卡瓦洛日神山屹立于新龙大盖乡,终年积雪覆盖,气势磅礴,清晨的雪山脚下一片生机勃勃,绮丽无比,日落时的雪山被笼罩在一片金黄色中,神秘而唯美。古老的传说赋予了美景人文的气息,信徒们常常到卡瓦洛日转山,他们对信仰至纯至诚的态度让人动容!各种颜色的经幡组成了六字箴言的第一个字“嗡”挂在山上,面积约有100多平方米,可以与拉萨大昭寺的大唐卡相媲美!

    似乎原始的民俗和宗教礼仪的传导和遗留,都留存于这个偏远之地。藏传佛教各派系在此林立不衰,包容有序,并夹杂着原始的图腾信仰。藏区苯教和藏传佛教中的宁玛、萨迦、噶举、格鲁等教派50余座寺庙建立于此, 拱卫着藏人心中的神明,使得新龙成为甘孜州寺庙第二多的县份(比德格少一座)。而人们对宗教的虔诚、对图腾及经幡颜色的执拗都融进了民居中。当游客看到几户至几十户不等的人家聚集在高山之巅、河谷间缓坡台地或较为平整的坝子上,民居建筑色彩浓烈、绚丽,鲜明清新,极具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那便知道进入新龙地界了。

    传统与现代的“大胆”碰撞

    新龙传统的乡土民居取材以原木、泥土和岩石为主,完全尊重“就地取材”原则,“原始风貌”自然而然地呈现出来,体现出不同地域的文化信息、生态理念。乡土民居多为一家一院,宅院的门一般都南向而开。院墙有用柴薪堆积而成的,有夯土墙的,也有石块垒建的。不管是用石块垒成的石壁,还是用粘性极强的泥土夯筑的墙体,都具有稳固的外形,由底部向上略微收缩形成坚实的外廓,而内壁则保持垂直。民居以二、三层较为常见,最高达四层。打麦场一般设在三层,如果是四层或五层楼,那么就会设计出几个错落有致的平台。

     与其它藏区的民居相比,新龙民居更加注重内外的装饰,在门楣、檐、顶、柱、梁壁、天花板,特别是窗户上进行精心装饰,分别雕刻着百度母、花鸟、异兽、龙凤、五彩祥云或龙、凤、仙鹤、麒麟等吉祥图案。然后运用红、黄、白、蓝、黑等象征不同意义的色彩进行着色。精美逼真、栩栩如生的图案,每幅都有着美丽动人的故事。

     室内的装饰品、各种藏式家具交相生辉,使其与自然环境更加协调,更加符合人们的生活习惯和宗教审美观念,更富有民族特色。这些都是当地人民在长期生产和生活中所创造出来的优秀建筑成果,堪称民间建筑的瑰宝。这些“瑰宝”的历史价值和经济、文化价值,将是客观存在而且是不可磨灭的,无疑将永远是我们创造民族化、现代化建筑的重要创作源泉。

     新龙民居的文化内涵十分深沉和丰富,体现出明显的兼容性和复合性,带有显著的文化交融特征。除了特征明显随处可见的乡土民居,新龙还有一个原始质朴的石板藏寨——拉日马。这里集宽阔的草原、丰茂的水草、苍茫的天空、蜿蜒清澈的拉曲河为一体,构成一幅天然画卷。拉日马在藏语里的寓意是“与神仙共居的地方”,这里的景色的确和仙境别无二致。

    这里的房子由石板建成,寨子里大街小巷也由石板铺建,村里的佛塔村由113座六层佛塔组成,每座塔的造型各异。民居大多用石板盖成,错落有致、布局紧凑的石板房,高到二至三层不等,一宅一院,木栅栏、青石路、石板屋顶,古朴而实用。底楼一般用块石或兼用泥土夯墙,少窗,无地板,旧时一律作牛马圈,现在通常用来堆放农具、柴禾。二楼为主人居室,中间一室宽敞,光线明亮,通常做客厅和厨房,具有冬暖夏凉的特点。顶楼是棚壳房,房顶先用泥土覆盖,整平夯实后再铺上石板,块块青石在阳光下散出古朴、原始的气息。虽然从外形和用料上都与新龙常见的乡土民居有着巨大的差别,但对于门窗和内饰的精心装饰、对颜色的“大胆”运用却是相同的。颜色绚烂的藏寨民居参差有致,质朴的藏民,处处弥漫的浅笑,更是让人身处世外桃源般忘却俗世的懊恼。

  • 上一篇:在雪山和城市的边缘行走
  • 下一篇:没有了